高年级文学精品荐读丨王苗《雪落北平》

2019-10-20 11:23

一部波澜状况的北平文化抗战史

一个守护图书馆、守护优秀传统文化的故事

在黑暗的岁月里坚强成长的女孩心灵史

一个国家和民族不能没有精神和灵魂

在文化的星火相传中实现生生不息


微信图片_20191019173437.jpg



内容简介


女孩蓁儿生活在北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国立北平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抗战爆发后,北平沦陷,蓁儿的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母亲生病去世,图书馆被迫南迁,父亲作为留守人员艰难地维持着图书馆的运转,哥哥姐姐则相继离开北平……


在残酷黑暗的战争岁月,蓁儿像一株生命力顽强的野草一样孤独而坚韧地成长着,静静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雪落北平》是第一部描写“文化抗战”的儿童小说。作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赞美抗战期间知识分子和爱国人士对珍贵图书的保护举动,彰显了爱国主义正能量。《雪落北平》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北平抗战史,也是一部激荡人心的文化保全史,给人以震撼和启迪。




作者简介


王苗.jpg
王苗,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发表多篇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落花深处》《雪落北平》等。获第二届“金近奖”、第三届“读友杯”优秀作品奖、《少年文艺》年度佳作奖、《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优秀畅销书奖等奖项。现在北京工作和生活,对这座城市充满了热爱和依恋。




作者自述创作背景


雪落北平,文化常在(节选)


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和北京历史文化爱好者,北京丰富的历史蕴含和浓郁的文化色彩给我的写作提供了太多滋养。我早早就给自己定下了书写不同年代北京童年的宏愿,该系列的第一部作品《落花深处》出版后备受好评,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在准备第二部作品的写作时,我把目光从《落花深处》的军阀混战时期转移到北平沦陷时期。


寻找灵感、积累素材的过程永远是痛并快乐着。描写抗战的文学作品可以说汗牛充栋,如何找到一个新颖的故事和独特的角度久久困扰着我。那段时期,我集中阅读了大量北平抗战的文献资料和研究著作。

阅读大量史料和研究专著后,我对抗战的理解也愈发深入。抗战,绝不仅仅是在战场上与敌人作战,保卫国土,收复失地,更有对文化命脉的保护和对精神信念的坚守。侵略者绝不仅仅占领了北平这座城市,更对这座具有八百年深厚文化底蕴的古城从文化上进行掠夺和摧毁,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从精神上进行麻痹和泯灭。他们意图用这种毁灭中华民族文化根脉的方式让自己的侵占更加长久。北平沦陷期间,各大图书馆损失惨重,大量珍贵古籍被侵略者抢走,大批图书被烧毁。八年沦陷,北平几乎成为一座“死城”,与昔日书香弥漫、诗意悠长的文化古城可谓天壤之别。


1111.jpg


国立北平图书馆在抗战期间也元气大伤,图书馆主体跟随北大、清华、南开三所高校南迁昆明,一度作为西南联大的图书馆而存在。部分人员留守北平,在沦陷期间克服种种困难,仍旧坚持开馆,为苦闷压抑的北平青年提供了精神的慰藉和心灵的依靠。如果说南迁人员带领珍贵图书千里辗转、延续文化的行动惊天动地,那留守的平馆员工用勇气、坚持和信念在北平漆黑的夜里点亮一粒粒如豆灯火,烛照青年们的前行之路,更是可歌可泣。


在《雪落北平》中,我还为孩子们设置了一位郑叔叔。郑叔叔是父亲的挚友,同样是一位爱书的痴人。上海沦陷后,他坚守孤岛,散尽家财,买回了大量在战争中流散的珍贵古籍。明眼人一看即知,这位郑叔叔的原型无疑就是著名学者、作家、版本学家郑振铎先生。郑先生在抗战中保护和收集珍稀图书的举动值得大书特书,永远铭记。正是有了无数个郑先生这样了不起的爱书人,敌人的炮火再猛烈,也不能把我们的图书焚毁殆尽;侵略者的用心再险恶,我们的民族之魂、文化之根也会绵绵不绝,永远传承下去。


在北平抗战史上,“长城抗战”是一段无比悲壮的历史。如果说蜿蜒的长城和坚固的城墙是阻挡侵略者的一道屏障,那读书人对图书的守护是不是也筑起了一道文化长城?于是我强烈地想在小说的开篇就写父亲带领孩子们去八达岭长城游览。为了找到更多当时游览长城的细节,我费尽周折,终于查找到一位叫李慎言的读书人在1934年出版的《长城明陵游记》。


历史小说的写作,有了完整的故事骨架还远远不够,还要填充大量丰富而真实的细节,这样整部作品才是有血有肉、扎实丰满的。在写作过程中,我阅读了大量当时人们写作的文学作品,力图让自己精准地把握到那时的社会脉搏。其中有一部作品是老作家蹇先艾先生的《古城儿女》。这部作品讲述了北平沦陷后,几位年轻人的迷茫、惶惑和追求。小说中,两位年轻人去北海公园划船以派排遣心中的苦闷,菡萏飘香中,一位年轻人说:“你看金鳌玉蝀桥旁的北平图书馆,是多么伟大!”读到这句话时,我泪流满面。



文明的烛火永不熄灭(节选)


微信图片_20191019161105.jpg


国立北平图书馆的管理也是学贯中西、非常成功的。图书馆参照美国国会图书馆分类法和杜威分类法对藏书进行管理,但又没有完全摒弃中国传统的“四部”分类法,对中国传统典籍的收藏和研究都非常专深。中国现当代著名的文献学大家如孙楷第、赵万里、谢国桢等都曾在国立北平图书馆工作。国立北平图书馆最引以自豪的莫过于这里曾收藏文津阁“四库全书”,而也正因此,图书馆主楼名曰“文津楼”,图书馆正门前的那条街也叫“文津街”。


在爱书的人看来,图书馆是最高洁的圣地,那一本本图书中凝结的是人类的智慧和文明的精华。尤其是那些历经岁月砥砺的善本书,更是先人馈赠给我们的无价的遗产,是我们解读人类文明历程的符码。它们穿透幽暗无尽的星河,像烛火一样照亮着人类前行的路。


书的神圣让读书也变得充满庄重的仪式感。当年的国立北平图书馆就有不少“规矩”:穿中装时,如果只穿短衫,不穿长衫是不能进馆的,再穷的学生进馆看书时,也要穿一蓝布大褂;如穿西装衬衫,衬衫不系在裤腰里也不能进馆。可见人们对图书和读书行为的毕恭毕敬。当时国立北平图书馆夜间也开放,每晚入夜后,馆里灯火辉煌,远远地映入北海中,与浮动的月影和闪烁的星光相映成趣,成为北平极具特色的夜景。


有一次翻阅北平抗战史料,看到一则记载,北平沦陷后,不仅北大、清华等高校纷纷南迁,国立北平图书馆也南迁了,并且一直与南迁高校是合作关系。西南联大时期,国立北平图书馆可看作是联大的校图书馆。我无比惊异地把这则史料讲给我的挚友冯坤听,她从北大博士毕业后,当时已经在国家图书馆担任研究人员,没想到她也对这则史料感到非常新奇:“西南联大”的故事太精彩了,但也掩盖了其他精彩的故事,我们无法想象那一箱箱图书是如何跋山涉水,在炮火和轰炸中历经千难万险到达西南边陲的昆明的。


战争,不仅包含武力的征服、国土的占领,更有文化的侵略和精神的摧毁,而后者其实比前者更可怕。武力上被征服了可以卧薪尝胆,再打胜仗,国土被占领了可以浴血奋战,重新夺回,但文化被毁灭了,精神被摧毁了,国家和民族的根脉就断了,是根本无法拯救的。不管何时,人类失去了信念的指引都是很可怕的,不知自己来自何处,又怎能走向远方?


所以读书人才会把书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珍贵吧。“鲁壁藏书”延续经典的故事在历史上每每发生,从未断绝。他们用自己的身躯,守护着星星点点的文明之火,并让这火光生生不息,一直烛照着我们前行。


作为“京味童年”的第二部,《雪落北平》延续浓浓的京味书写,活灵活现、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抗战时期老北京的风情风貌和生活细节,读来韵味十足。


把女孩蓁儿的个人成长史和家国传奇紧密联系在一起,传递爱国主义情感,弘扬奋发向上的成长能量,给当今小读者以启迪。


一个国家和民族不能没有灵魂,更不能没有优秀文化传承,通过图书馆和图书的故事,能培养我们小读者心中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意识到中国民族文化生生不息,永垂不朽。




精彩预告


接下来,小编要给大家透露一个好消息哦!

我们的孩子又可以与作家零距离、面对面的交流啦!


12月21日(周六)下午3点,我们将邀请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王苗到天堂鸟教育为孩子们做精彩讲座,围绕《雪落北平》这本书的内容,让我们尽情打开话匣,一起与作家分享感悟心得。


所以,孩子们,读书写作、与作家交流,我们从来都是认真的!让我们一起背起智慧的行囊,踏上读书的旅程,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