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术》分享会丨书洲冬雨夜,诗意潺湲间

2019-12-02 11:02

11月30日,冬天的夜晚,空中飘散着零星的雨点,一群热爱诗歌、热爱写作的作家、老师和学生齐聚在苏州东太湖边的上书洲书院,聆听了一场诗人思不群带来的《另一个世界的访客》分享会,围绕诗集《分身术》沐浴了一场诗歌文学的洗礼。


全场座无虚席,由作家、吴中区作协主席葛芳老师主持,有来自文学界的著名诗人、小说家、评论家,以及高校老师,当然还少不了我们天堂鸟一群可爱的小作家们。




此次分享会分为三个环节,先由诗人思不群老师介绍《分身术》这本诗集的创作过程及经历感悟,接着是其他作家、诗人之间的互动分享,最后由学生提出与诗歌创作相关的疑问。


一、思不群老师的分享




思不群老师认为,诗人,作为业余的身份,写作的时候相对比较超脱,在创作时要听从心灵的召唤,没有功利之心,写得更加贴近自己。
世界有无限的丰富性,虽然我们身处的世界是客观的世界,但诗人通过敏感的心灵写下来就是主观的世界,是一重一重不一样的世界,把平常很多人看不到、感受不到、意识不到的东西表现出来,这就是诗人特殊的地方
苏联文学家什克洛夫斯基曾说:世界为单调所苦,艺术是世界的感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世界是灰色调的,但是艺术带来很多丰富性,诗人可以用语言去感知世界,并将它表现出来。
对于《分身术》诗集,里面有很多很矛盾的心态在里面,对事物的看法不是单向单一的,是掺杂着复杂的,矛盾性的东西在里面。同时思不群老师表示,人到中年,会不断地反思自己,里面有不少诗歌其实是在反思自己,是一种自我的投射,是分身术投射的结果。



二、诗人、作家之间的分享互动




1

诗人 长岛

老牌诗人长岛老师对于《分身术》表示高度的认可,他觉得作者精神的高度,语言的深度,能让读者深切地体会到诗歌语言的高贵。

诗人的任务就是把语言带到更深的层次,语言的进步是诗人最重要的方面。


2

散文家 叶梓

散文家叶梓老师听完《分身术》的分享后,他提出,我们应该用诗人的眼光发现世界,同时创造世界。

通过剖析《敦煌的月亮》这首诗,建议在场的老师和学生们,在写东西的时候,如何用全新的、陌生的眼光或艺术的视角去触摸写作的课题至关重要。


3

吴江作协主席   周浩锋


通过分享,周主席对在场热爱写作的学生提出了一些建议启发:写作首先你要热爱,其次仔细品味诗歌的语言,学习其中凝练的表达。

面对家长,他提出,每一个人身份角色在面对不同的场合会有不同的分身,白天面对的也许是客户、领导或其他关系,回到家我们又转身成父母的角色,面对父母我们又变成了孩子的角色,怎样来平衡好里面的关系,在诗人思不群的《分身术》里面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值得我们去借鉴和学习。


4

散文家 徐建明

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散文家徐建明老师重点谈到“语文学习中如何去鉴赏诗歌”,他认为,诗歌是有逻辑的,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是有逻辑的。


例如诗集中的一篇《漫步宝带桥》,“宝带桥,你五十三行的诗篇,在运河上沉浮。来来往往的船只,和天宝年间的月亮,也在沉浮。”这其中是诗歌的一种穿越,一种虚和实的结合。“五十三孔,仿佛五十三参。浮屠塔,航标灯,我们已很难分清哪一个更能指明方向”,“浮屠塔”象征着内心深处的挺进,也许我们每个人在精神上每挺进一步,意义必将非凡。


5

诗人 苏野

诗人、评论家苏野老师非常认可这样的文学活动对孩子心灵成长的意义及重要作用,他认为,诗人是在用语言文字构建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更宽广的文学世界。




在具体谈到《鲁迅虚拟》这篇诗当时创作的思路和心境时,思不群老师分享到,他很喜欢鲁迅这个人物,虽然在外界眼里看来鲁迅是严厉的人,但在他写到温情的内容时又表现出很温暖的一面,鲁迅其他的作品里也有很好玩有意思的内容,因而《鲁迅虚拟》是一种拼贴,将每一种印象拼贴在一起形成长的句式,继而造成一种快、峻急的效果,与鲁迅的气质是暗合的。


雨夜谈诗歌,如此雅致的氛围,不断碰撞出知识的火花。学生们也目不转睛地听着各个作家老师们的分享,并做好笔记,受益匪浅。现场也有不少学生对于诗歌写作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三、学生互动





李欣桐:写诗歌是一气呵成写完还是慢下来去写呢?

思不群老师:诗歌是讲究一种气息的,可以一气呵成去写下来,但诗歌内含逻辑,包括情感的转折、递进,具体写作时又可以用技术性的处理去衔接上,使其“慢”下来。


徐欣雨:《姑苏慢》开头是“慢”字,姑苏讲究慢生活,为什么以“慢”这个字作为开头?

思不群老师:“慢”相当于一个发端,就像跑步时的起跑器,作为诗歌起跑,“慢”这个字可以作为推动诗歌往前走的一个手段。


金旻哲:作家车前子曾说,写诗与烧菜有相似之处。我认为分身术就像是烧菜煮饭,其中掺点麦子,慢慢地去烧。一个分身,要将其他分身拆掉,只剩下一个纯澈的分身。


有很多诗人,写完诗都会不记得?既然记不得,为什么会记不得?

思不群老师:诗歌在写的时候,会经历很多次的修改,修改后再回想的时候,有很多就会记不太清了,但在斟酌字句的时候,其过程是很微妙的。


陶思睿:叙事诗、写景诗、抒情诗等等,这些诗之间有什么联系?

思不群老师:好的诗歌不管是叙事、抒情还是说理,都有很抓人的东西在其中,就像你走着走着被一块石头绊住一样,你会被诗歌中的某个词绊住,好诗大体上都有这样的表现。



郎朗:古代诗歌很注重押韵,为什么现代诗歌有的就不注重押韵了呢?

思不群老师:我们常说的古诗严格讲叫近体诗,古代诗的押韵是有一段历史过程的,宋词对格律的要求就很放松,再到元曲就出现了口语化的表达,到明清,诗歌也逐渐淡出文学的主流。随着文学上的变革,文学的自由化是自然而然的过渡过程,从格律的放松到白话文一步一步的放松。现代诗一般不追求押韵,但不押韵不代表没有音韵性,优秀的诗歌即使不押韵,但更追求音韵以及更注重节奏感。

签名合影留念


在热烈的互动讨论中,不知不觉分享会也到了尾声。同学们也听得津津有味,若有所思,感慨颇深。希望这场与冬雨邂逅的浪漫诗歌分享会,能打开同学们心中又一扇通往文学殿堂之窗。


书洲冬雨夜,诗意潺湲间,真好。


END



图文编辑丨常 玉

审核校对丨葛 芳


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