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曹文轩 ▎孩子欲成为高贵之人,必读具有高贵血统的书

日期:2016/4/20 14:20:15 人气:699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这中间是一道屏障、一道鸿沟,两边是完全不一样的气象。一面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一面必定是一望无际的、令人窒息的荒凉和寂寥 。                 ——曹文轩


2016年4月4日14:50分,第53届博洛尼亚儿童书展上传来了一条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获得了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实现了华人在该奖上的零突破!国际安徒生奖又称“小诺贝尔奖”,为儿童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1956年为纪念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而设,每两年颁发一次。


 颁奖词: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



我不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
曹文轩


                      创作以外的事情
Finding my secret garden
  序
文轩一直对儿童文学有着系统而深刻的理解。在多个场合,他一直为儿童文学的健康发展大声疾呼,并提倡浮躁时代中美学价值在儿童文学中的重建。一九五四年一月,曹文轩生于江苏盐城的一个小乡村。童年生活的艰辛让他很早就体味到了人间百态,同时也磨砺了他的意志。他曾在《童年》中写到:“我的家乡苏北,是以穷而出名。我的家一直是在物质的窘迫中一日一日地度过的。贫穷的记忆极深刻。我吃过一回糠,一回青草。糠是如何吃的,记不得了。青草是我从河边割回的。母亲在无油的铁锅中认真地翻炒,说是给我弄盘‘炒韭菜’吃。十五天才能盼到一顿干饭。所谓干饭只有几粒米,几乎全是胡萝卜做成的。整天喝稀粥,真正的稀粥,我永远忘不了那稀粥。读中学时,每月菜金一元五角,每天只五分钱。都是初二学生了,冬天的棉裤还常破绽百出,吐出棉絮来……”




我们来说孩子的阅读

因孩子正处于培养阅读趣味之时期,所以,在保证他们能够从阅读中获得最基本的快乐的前提下,存在着一个培养他们高雅的阅读趣味——深阅读兴趣的问题。他们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未来的阅读水准。未来的专业人才,也就出于其中。如果我们不在他们中进行阅读的引导而只是顺其本性,我们就不能指望有什么高质量的阅读未来。


 经验告诉我们:儿童确实有儿童的天性。但经验也告诉我们:他们的天性之一就是他们是可培养、可塑造的。应该有一种叫“儿童文学”的文学,但这种叫“儿童文学”的文学应该是一种培养他们高雅趣味、高贵品质的文学,而不是一味顺从他们天性的文学。书是有血统的——这是我一贯的看法。一种书具有高贵的血统,一种书则血统不怎么高贵。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但你得承认:鲁迅的书、《红楼梦》、《战争与和平》、安徒生的书、《夏洛的网》等,都是一些具有高贵血统的书。我这么说,并不是在说:我们阅读具有高贵血统的书,而将一切非高贵血统的书统统排斥在外。我只是说:我们并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只是一味地读那些书,而没有机会去亲近那些具有高贵血统的书。那些具有高贵血统的文字,毕竟是最高级的文字,它们与一个人的格调、品味有关,自然也与一个民族的格调、品味有关——如果一个人或一个民族,想成为高雅的人或民族,不与这样的文字结下情缘,大概是不可能的。

读一些具有高贵血统的书,这是无法丢失的前提。
曹文轩作品推荐
今我们熟悉的曹文轩的作品有长篇小说《草房子》《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和“丁丁当当”系列等。 他的主要文学作品集还包括《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日、韩等文字。曾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等权威奖项四十余种。
版权所有:苏州市吴中区天堂鸟教育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1061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