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文质学堂的才子佳人——少年作家宋思语文集

日期:2017/8/22 15:54:57 人气:68




文质学堂

de






在天堂鸟教育的文质学堂,有一盆淡雅高洁的芷兰,有一尊水沉木雕刻成的老子像,有一把仲尼式古琴,有一群怀揣文学梦想的少年。少年们拜孔、听琴、阅读、习文。传统文化的耳濡目染,使他们的气息不俗;名师的言传身教,让他们领会到文学的奥妙。他们有才情、有灵气。他们妙笔生花,用稚嫩率真的笔触写出了超越他们年龄的佳作。

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成为将来中国文坛上耀眼的星星。在此,天堂鸟教育将不定期推出优秀小作家文集,与微友共赏。

本期将推出优秀小作家——宋思语同学的文集。


小作家简介
























姓名:宋思语

年龄:14

出生年月:2004年1月9日

未来梦想:好文章的创作者

就读学校:迎春中学

爱好:凝思梦想,凝思未来,凝思世界

最喜欢的读物:《生如夏花》

最喜欢的作家:泰戈尔

小作家美文展示



家乐的诠释

经常路过那加小卖部,店里走出的客人一直都是带着微笑的,脸上有着丝丝红晕,像浅浅的粉红色的梦。

很是好奇,想亲眼瞧瞧老板,那应该是一个很阳光的人吧。妈妈让我买瓶香油,我拿着十元,怀着兴奋走到门前,走近了看店名,竟然叫“家乐”,很温馨的名字,一家人应该其乐融融吧。

一进入店中,很是惊讶,店主的样貌—秃顶的光头,稀疏的胡渣和土里土气的方言,让我对他大跌眼镜。我没有多说什么,溜到柜台后找酱油去了。

  他没有发现我,在他“空无一人”的店里,灯光暖暖的,。一个大大咧咧的女人领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三个人围坐在一起,男人拿个大蒲扇扇着风,风不凉,但女人还是笑着说凉快。

女人说着家常:“你看人家街上的姑娘,衣服花花绿绿,我也想买买件连衣裙!”男人象听了很多便的样子,但仍然笑着点头。须臾,从身后拿出一件粉色的连衣裙来,我看见那是桃花的淡粉,星星点点的灯光把它照的熠熠生辉。

女人拿起它,在身上笔划来比划去。一个劲儿的问男人:“好看吗?”肥胖的女人穿着裙子怎么会好看,男人一定会这么说吧!“很美!"我怔住了。为什么呢?风是热的,女人说凉快,不好看的女人,男人说美?这。。。。。。我有些豁然开朗,他们是抽象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因为爱,所以一切都可以弥补,因为爱,一切可以美好,因为爱,我愿为你付出,这才是“家乐”的真谛。有些温暖,有些洋溢的幸福扑面而来。

我偷偷把小费留在了柜台上,拿走了香油。出门时,脸上带着微笑,有丝丝红晕,像粉色幸福的涟漪。

每个人都有资格去追求,因为你身后总有人在为你加油,那一定是爱创造的幸福的力量。





青石板上的脚步

青石板上的脚步有幸踏入了真正的江南,那是一片不为人知的古老小镇。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在流水的怀抱里沉睡着。我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小心翼翼地步入,了无声息的步入。

我漫步在小小巷里,早晨的微光照在小镇上,他们苏醒了,人多了起来,我看见身着旗袍的小姑娘,拿着纸风车,穿梭在巷间,我看见拿着竹篮盘着发髻的 妇女,想必要为早出晚归的丈夫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吧。而我在行走,行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

青石板路蜿蜒着前进,我紧跟其后,生怕被它一个不经意的拐弯,弄迷失了方向。这次我看到了一座拱桥,桥头有两个小狮子,一个衔着绣球,一个身子蜷缩,护着它的爱子。

踏上小桥的石阶,眼前一片释然,整个小镇尽收眼底,高出是粉墙黛瓦的砖房,中部熙熙攘攘的人群,底部是潺潺悦耳的小溪,天空中,不时还有飞鸟掠过,在清澈的溪水里映出一个优雅的身影。

小桥流水人家,那浓浓的江南情怀从我的皮肤中渗透进我的五脏六腑,我感到了温暖与幸福,这就是我引以为傲的家乡,苏州,江南水乡。

我再次踏上青石板路,泛着青光的石板上所蕴含的是历史的味道,如今,我的脚步也踏上了它。我奔跑起来,目光向前,下一次,我看到的又是什么样的江南?不要迷失方向,因为脚步踏在青石板路上。




下一站

在我们生活的快速烦闷的世界里,我时常感到躁动不安,每当这时,就想一个人坐上陌生的地铁,听着“叮当”的车轨的交响乐,等待下一站。

最近有些躁动,那太过热情的太阳,那麻木不仁的人群,还有燥热的风团,使我的心烦躁起来。每到这时,我都会寻找附近的地铁站,做一趟只有”下一站”的列车.

车上有很多人,个个青少年都捧一个手机,绵长的耳机线分割了现实与虚幻的世界,沉浸其中的他们完全不知所以然,在到了下一站门即将关上时才匆匆离去。

下一站,进入车中的是带着幼儿的老奶奶的老爷爷们。他们一上车,便打破了车上的宁静,我看到了口沫横飞。夸夸而谈的他们,喧闹,烦躁再一次让我有些窒息。婴儿的哭声将次蹩脚的交响乐制止,却又迎来了讨厌的高声独唱。在希望塌陷出,下一站到了。

这次进来的,是些身着汗衫的大胡子外国人,没有声响,静悄悄的。他们手上拿了本书,靠着栏杆站稳后,便孜孜不倦地读起来。那一刻,车厢里宁静而严肃,空气中,只有一股淡淡的书香,夹杂着内心的平静与希望。

我有些释然,有些希望。我望向下一站的方向,期待着梦与希翼。在这繁琐的日常里,仍然怀着初心的人享受着生活,在一站一站的站台里,怀抱着属于自己的一颗不愿改变的固执的心,生活下去。

我作别这一站,期待着下一站带给我的礼物。瞧!白色光处,是下一站。




我和李白有个约会

已是深秋,枫叶飒飒,鲜红的枫叶落入江中,泛起阵阵涟漪。

我不禁沉浸其中,吟了一句:“停车坐爱枫林晚,双叶红于二月花”。“好诗!”从背后传来一句赞赏,混杂着缕缕酒香飘进了我的鼻梁。我大吃一惊,急忙转头一览,竟有一男子踱着步向我走来,白衣翩翩不忘举着一只晶莹剔透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道一句:“好酒”!

我望向他,只有说不上的洒脱与豪迈。毕恭毕敬行了个礼,道:“敢问您是…..”?他哈哈大笑,连忙扶请我,道:“鄙人李白,号青莲居士”,刚才小弟你那一句吟得好啊!有兴和在下一起完成这《月下独酌》吗?”

李白?!就是诗仙?太不可思议了!小弟,为何?对了,古人重男轻女,我盘着头,又着长袍大袖,怪不得。还未反应过来,李白已取出那张沾着酒香的宣纸了。

“鄙人思来想去,这第二句却是没有丝毫灵感,小弟可否给些意见”?我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努力回忆着《月下独酌》,想到了不正是那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吗?我一望大诗人正期待着我的回答。

“大诗人,一人独酌,何不来邀明月与您的剪影呢”李白若有所思地思考了片刻,一个猛子蹦起来,喝了一大口酒,酒顺着脖颈流下,以至于衣襟也沾满了那股洒脱的酒香,干净利落的一擦,豪放拿起毛笔,不一会儿,《月下独酌》跃然纸上。“谢小弟啦,”李白哈哈大笑。“大诗人,天生我才必有用,怎会拘束于此?”

“哈哈,小弟果然知我心,这首诗,赠予你了。”还未说完已醉倒。醇香的酒滴落在池塘里,月亮也贪婪的渴饮起来,不一会,月亮涨了起来,也打起了哈欠。

我一下子惊醒,只是个梦吗?一阵熟悉的酒香涌入鼻腔,一看,《月下独酌》的卷帘已于手中。望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不由叹了口气,你永远都是孤独自由的吧?桀骜不驯的你在何处?是周游世界还是烂醉如泥?朦胧月色中隐隐有一人在畅饮,喃喃“举杯邀明月,对影成‘四’人”。





人生的抉择

残阳如血,一缕赤金的霞光照在我空空如也的手上。偌大的沙滩上只有我一人,拖着长长的剪影,在松软的沙滩上流下了一双足印。但清澈的海水很快把它冲刷干净了。

是啊,连沙滩也留不住我的一丝踪影吗?这还须从那个闻名世界的拍卖会开始。

那时的我刚毕业,满怀着对社会的憧憬,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走进大门,我便震惊了,水晶瀑布,黄金的锥形吊灯,银色而灿烂耀眼的地板。形形色色的人们。燕尾服的绅士,外国的达官贵人,一切都那么高端。似乎只有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

我穿过人群,找到了那个天鹅绒的座位,一股脑坐下去,便感到了释然,这可比学校里的椅子舒服多了。突然,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小姐款款走来。出示了第一件物品—“名望”。我望着手里为数不多的财产,惴惴不安。“五百!”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定了价。这可了得,一个一个的跟了上去。不一会,三千五高价卖出。多了七倍的钱,这可不是过家家!再等等吧,一定有的!

到了中场,礼服小姐展示了下一个物品—美貌。男士们传来一阵唏嘘。“五百!”燕尾服绅士站了出来,果然不出所料。他以至低价价买来。我听到有人低语:“一个男人买,真是暴殄天物!”“人生如戏,谁说不是?!”

这是最后一个了—智慧。不行,该出手时就出手,缩头乌龟也要出头。我以四千五高价使全场的言语戛然而止,我暗自得意,冥冥之中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却让我怒火中烧。无疑,他报了五千的价。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梦与希冀离我远去。我一无所获,我把财产撕了个精光,遗憾里去,后悔莫及。

我隐居于世,没有人再见过我。我的梦早已破碎,我只有一颗沥血而绝望的心。我恨自己的软弱,如今我改变不了什么。一切已将我抹去。一抹,自己已是泪流满面,。我叹息,我无奈,我后悔,而一切已是尘埃落定。

我叹了口气,离开沙滩,那个竹屋只是我梦想的一角,却是如今我全数的依托。如果人生能重来,我一定要买下命运的天枰。即使微不足道,也要让命运伏于我的足下,可今生只有无尽的悔恨之泪。把它留下,制成我下一世的成功之帆。




残阳

还是如此,天空万里无云,耀眼的太阳俯视着大地,她总是光顾这儿,那个温馨的校园。还清楚地记得,年少时的我一蹦一跳地进入校园,满怀憧憬,心无杂念。如今,这不是现实,而是一场虚无的回忆。

站在紧闭的大门前,手里却握着迎春中学的录取书。此刻,心在何处?

还在开花,洁白如雪的夹竹桃,粉嫩的红花檵木,交相辉映。一切是虚幻还是现实?还记得石榴花开,偷偷攀进二楼的世界,羞涩地探出一角,橘红的花是少先队员永不灭的灵魂。捧起她,一股暖流流进封闭的心房。

书香还是那般浓郁,竟比花香还好闻。涌入鼻腔,又想到了那个陈旧的图书馆,还记得好友与我偷偷潜入,趁着万籁俱寂,循着心仪的书香美味。偶然一回首,竟有几个熟悉的人影打开了正门,那时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跑!赶紧溜小门,气喘吁吁地欢声大笑。仿佛这交响乐还在耳旁,却听不见,却摸不着。仿佛就在昨日,却远在天边,在虚与实之间划了一天不可逾越的沟渠。

这是心的归宿,还是不可脱下的牵绊?在这儿,有温暖和关爱。无论对错,都交织出一首辉煌的协奏曲。

时间快到了,迎春中学的登记快开始了,我也该离去了。可是脚上却覆盖着万年寒冰。也许吧,我还是舍不得。承认吧,心被夺取,已无他念。我走不开,我离不去。

一缕残阳照进校园,如果可以,请把她的心掀开,投入到我的灵魂,代替我照耀这片欢闹土地,取代我温暖冬日的心。




何以许情深

它还在那个角落沉默着无声无言,默默流泪。它在佳肴里穿梭,直至消失。谁又在意它,那个不起眼的洋葱。

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吧,我终于为它滞留。它更晶莹剔透了,深紫色外皮是那样喜爱。不知,他的内心是如何的?

我来了兴趣轻轻走进它,我不想打扰它静谧的内心,它亦孤独,可以不倾诉,只是默默忍受。这是你真实的内心还是一层薄如蝉翼的面具?

它脱落了,那层深紫色优雅的外表落地了。不知为何,我的心猛地一颤,有一丝孤独的苦味流露出来。上学时,我因太恬静,没人敢接近我。我独自一人,习字,玩耍,我甚至认为这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这是什么?是回忆?不对,我是在剥洋葱,而这些心酸的回忆,又从何而来?一摸脸,竟是泪流满面。那些酸楚的回忆随着脱下的一层层石榴裙而如同瀑布一样倾泻出来。

怕黑的我曾经不敢独自下楼,旱鸭子的我曾经拒绝洗澡,懦弱的我曾经不敢正视困难……这些我内心深处藏匿着的秘密却因它而涌了出来。

洋葱还剩两层了,轻轻剥开,自己迷茫的双眼终于找到了归宿。那是一个洁白柔嫩水滴状的洋葱,看似顽强却那样柔弱,那是裸露在光天化日下最真实的它。美丽的外表剥去了,只留下朴实的素颜。顽强的精神脱落了,只剩下不堪一击的柔弱。

人都是从懦弱中走出的,不论看似多强大,其实那只是外表。人的心都是肉长的,不论谁的心,也有最初的懦弱,藏匿它,别让它流出来成为生命的笑柄。





姑苏梦

红笔小字,说尽平生意。小桥流水,姑苏黄昏路。踏上古老的青石板,走到桥头,听尽潺潺溪流,如此恬静的春江花月夜,放飞了我从未停歇的双脚。

即使是燥热的暮春夜,也是那样的闲适。

一阵轻盈的笑声入耳,如深邃如幽潭的心落入了一朵桃花,情感的涟漪一圆圆扩散开。循声望去,竟是几个人面桃花,出水芙蓉般的年轻女子,一句诗形容便是“回眸一笑百媚生”了。身着红色绣袍,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般生动地“长”在衣上了,竟活了过来,七寸绣鞋灵巧秀丽,墨色长发及肩,闪着光泽,如歌的声音也由此而来。

几个白头翁媪坐个小木凳,身虽老,心与手却依旧灵活。新鲜的碧螺春静躺在竹筐里等待着惊喜地分割。

几个男人围在一起,分享着香烟,开始了高谈阔论。还有几个高中生聚在一起,打算如何应对下次模拟考试。谁家的几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用一口地道的吴侬软语密密私语起来,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一幕幕在我眼前如泡沫般浮现出来,虽真实,却如海市蜃楼般可望而不可即,虚与实构成了如画的风景。

是夜,微乏,心却静。望着水中倒出的亏月,倒想起了李白的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剪影与婵娟与尔同行,走下青石板桥,我凝入了月色下的姑苏小镇里。

凉风拂面,蓦然回首,望见几只飞鸟正向遥远的地平线飞去……




深巷花未歇

蓦然回首,那温柔的气流变得狂暴起来,似乎欲把树林也夷为平地。就望着夹杂着土腥味的雨丝落入口中,疑似一畦甘霖,使我燥热的身体宁静下来了。

小河里的落叶有些失衡。它们不知道自己的归宿,是与千百年的河床融为一体,还是拥住一畦甘霖继续周游五湖四海?

天还很亮,雨也渐渐平息,偶然见到了一簇花团,如阳光般温暖灿烂。它们没有低头,依旧骄傲的扬着头,不为风雨所低头。它们是那么的平淡渺小,却是那样的顽强不屈。

而那些所谓“顽强”的树木呢?经过这一扫荡,个个是东倒西歪,枝叶被扫落在地,好不凄惨。

与其热闹的引人注目,步步紧逼,不如做一个真实自然的人,不张扬,不虚饰,心有所定,只是专注做事。

“零落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我们都是悬崖上的荆棘草。放弃,只有死路一条,与其放弃,不如努力。与其张扬,不如谦虚,在世上,找一块安稳的立足之地。

我们是风中飘落的花朵,为了枯萎而盛开。


版权所有:苏州市吴中区天堂鸟教育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1061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