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作文

2014年天堂鸟教育韩博杯美文大赛特等奖作文(2)

日期:2015/5/17 13:44:10 人气:919

仰望星空

卢嘉瑜    立达中学   初二(14)班   

毛泽西告诉我,这个小区里的人大多是老人,大多是很深沉很有思想的老人。我对此不以为然,这个不以为然里面是有故事的。

我十二岁的时候,疯狂地热爱上了广场舞这项激发人潜能的运动。作为一个四肢健全灵活的少年,一个星期后我当上了领队。那时我深深地感觉,广场舞是最有灵性的舞蹈,《江南style》什么的一放出来,心灵就与自然与城市相融合,真是魔幻现实主义。

然而毛泽西说,我这样一个翩翩少年去跳广场舞本身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接下来就应该上二两悲剧了。于是在一群嫉妒我在广场舞方面的才华的老女人的再三攻击下我失落地走上了天台。

因此,我对毛泽西的话不以为然,深深地。

那个去天台看天的夜里,我初见毛泽西。毛泽西也是个老人,走上天台的时候,他穿一件白里发灰、灰里透白的老人衫。至今我尚未弄懂它的颜色到底是灰是白。毛泽西有一张标准的老人脸,看了之后根本记不清,特色全无。他手里提着他的小平,是一只老得要命的八哥,连爪子上都长了白斑。

我一看他是老人,立即愤恨地抬头去数星星。今日的夜幕上居然有三四颗肉眼可见的发光点,我不禁非常感动,你看啊,连上天都为我应景。城市的天幕之上有几颗星星,这可是十分魔幻的事情了。我不禁诗意盎然道:“哦!星星!我要在你的注视下安眠,回忆往去的日子里,快乐和不快乐......

毛泽西淡漠的声音在天台另一边响起:“有毛病”。

我顿时觉得这老头很个性。我本以为自己也很个性,现在来了个更个性的,我自然心中喜欢,想要去会会他。

我一面往毛泽西那里走,一面光明正大地观察他。只见他和他的八哥都仰着头,好似在看远处,又好似在看星空。

我正想从后方走去,给他一个措手不及的回头杀,他的八哥却盯着我叫唤起来了:“哎,不用来!我呀,挺好的!”

在我诧异的目光里毛泽西缓缓转过身来对那八哥“嘘”了一声,然后默默地看了我一眼。于是,我就在这样一个魔性的夜色里面认识了毛泽西。

毛泽西是一个很个性的老人。说他个性,是因为他和其他老人不一样。他很深沉,很有思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活脱脱的马克思与黑格尔”。

我则觉得他像一个大侠。他拎着他信念凝成的利刃,顶着个性的“毛泽西”这个名字毫发无伤地穿过了文化大革命以及此后经久不息的余韵。驰骋多年以后,他又亲手将他的儿女双双推向国外,推得远远的。自己则像黄河水中飘扬泥沙一般径自沉淀,层层叠叠往事都成为可以漫不经心挥洒的尘土。

总之,我觉得毛泽西这人是与其他老年人大不相同的。是与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截然不同的存在。

后来我去天台,常常能见到毛泽西和小平。他们都喜欢仰头看星夜,并想象那是多年以前的星空。毛泽西指给我看,啊!这里是北斗星,那是大熊,小平就应和着他的话语,叫唤着:“哎,不用来!我呀,挺好的!”

我似乎能从小平的话语里面听出些端倪。

有天,毛泽西请我去天台喝茶。只见他在夜色里,对着咖啡,面露老年人软绵绵的无所适从。他说:“哎,你看,我儿子从美国给我送了这种怪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喝”。然后作势要把包装袋放进去泡。

我帮他泡了一杯。

毛泽西感慨地闻着咖啡腾腾的热气,赞叹道:“美国弄出的东西就是怪,我儿子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鬼哦,送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

小平也感叹道:“唉,不用来!我呀,挺好的!”

我默默地看向天空,好似未有听过一般。

再后来,毛泽西终于搬家了。他的八哥就留在天台上,拖我照顾。    

有时我在天台上看看星星,念念小诗。身后就传来茫茫、嘶哑的叫声:“唉,不用来!我呀,挺好的。!”




转角遇见“二月五”       城西中学初二(1)班冯伊恬

平凡的小村,静静地沉睡着,岁月是那样恬静安适。

也不知是谁家的大公鸡,“喔喔”地闹醒了整个村子。“咕噜咕噜”的漱口声,“沙啦沙啦”的淘米声,都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飘出来。

我们村的人都爱赶早,哪个人要是睡得像猪噜噜一样赖着不起,都是要被瞧不起的。

“二月五”便是村里起最早的一个。

可他还是会被人瞧不入眼。

“二月五”自有记忆起就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但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他的爹娘,大家伙只知道他于二月五日出现在这里。

大家就叫他“二月五”。

我和几个同伴爱在村转角处玩耍。

那个地方,是村里最隐蔽的地方,好像被藏起来的一样。我们这群孩子偷偷玩儿,在那里最合适过了。

“走快点儿。”小妹说。

“别急!嘘——轻点儿说。”姐姐走这条路总是不紧不慢,却又蹑手蹑脚的。

到了小路的转角处,总是我打头阵,他俩躲我后面。因为二月五住这附近,又总有人说他是个傻子,姐姐妹妹怕了。

可一到那片空地,我们就忘却了一切的恐惧和烦忧,一心一意总是玩。

我们用石片在地上画了格子,然后高高兴兴地跳房子。妹妹总耍赖,玩不好就又哭又笑的,多大的手都捂不住她的嘴。

我们玩得忘乎所以,却不知道二月五藏在树上看着我们。第二天,我们又去玩。怎料刚一转角就遇见了二月五。我们三个一愣,眼睛瞪得老大。我扯扯姐姐的衣袖,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转角遇见二月五是不是件好事。

二月五呆呆地站着,我仔细地打量了他。他穿了件单薄的布衣,衣服很破旧,可以看到缝缝补补的痕迹。二月五不脏,只是憨。

他对着我们笑——在那转角处。

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流转。几个孩子,盯着二月五,佁然不动。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他的头低了下去,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点点头。孩子毕竟不像大人一样想太多,能一起玩的,都是朋友。

我们发现二月五是个很好的人。对村里的人,他能帮的忙都帮,虽然他们说他笨。对我们几个,他教我们很多好玩的。他爱在村里赶鹅,是几只大白鹅,可爱极了。

孩子都喜欢动物,他赶鹅,我们也跟着,屁颠屁颠的。村里人渐渐觉得有趣,就也愿意和二月五一起相处。村里人都是实在人,二月五对他们好,他们不会再敲他脑门说他傻。

转角,每天都是那个转角,他倚着墙,早早迎接我们。他会忘记很多事情,却从来不会忘记,他的朋友回来找他。。

转角能遇到他,是让孩子们开心的一件事,比能吃上棒棒糖还乐呵。

可是突然有一天,也是在那个转角,他没有倚着墙笑,我们急匆匆的找他却找不到。

村里人都说:“弗要找了,他出去寻自己的梦了。”我们不信,也不敢、不愿相信。

或许他离开是对的。没过多久,有些西装笔挺的陌生人来了,然后拿着白纸黑字的协议。小村要拆了……

推土机无情地推倒粉墙黛瓦的老屋。那个转角也消失了,成了一堆废墟。曾经的转角,曾经的人和事,都不会再回来了。

我知道,转角不会遇到二月五了。

不久后,我上学了,要看书写作业,却越发怀念过去,过去的那美好单纯。

如今,曾经的转角没有墙,没有朋友,只是矗立了一座高楼。

我心里明白,时代变了,社会变了。人们生活都好,只是淳朴淡了。这何尝不是一个转角?

转角很好,却让每个人心酸。

如果每个人走过一个转角都能回头看看,会发现得到的同时在失去。

走过一个转角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唉!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



宝带实验小学     六(3)班     蔡易成

昨天已经与遗憾离开,今天又带着希望到来。我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我走得如此匆匆,以至于我愚笨得与匆匆的时间擦肩而过。

我经常想慢一些,慢一些,再慢一些,与时间来一次完美的邂逅,看清那一个个模糊的身影,听清那一声声来自遥远星球的呼唤与问候。

但是,我失败了。

于是,上天为了惩罚我这个罪该万死的大野心家,加快了时间的流逝。我端起饭碗时,时间就从饭碗中悄悄溜走了;我端起装满清水的盆子洗手时,时间便从那盆子中偷偷跑掉;发呆时,那时间便从凝然的双眼中无情地溜掉。我发觉出时间的流逝之快,便掩着面叹息,时间又从叹息中离去。我睡觉时,认为可以摆脱时间的魔爪时,时间又从我这被时间消磨的只剩空壳的身体上跨了过去。我伸出手去挽留青烟般的时间时,它又从我的指尖飞走。

对此,我已经习惯了,因为我毕竟是一个被时间惯坏了的男孩。我只想跟时间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你在与划过天空的流星一起流走时,把我一起带走,只需用一根手指般粗的麻绳,把你我拴在一起,让流星把你我藏在那神秘莫测的广袤无垠的漆黑的夜空中,变为人们的期许,无需惊动任何人呢。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你听我吐露心声,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飘动。我大言不惭奢求你,不要再随地球的自传与公转迈着恒定的步迈离开,让我可以用努力来弥补我的过失。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让我再次大言不惭的奢求你,把我带到那现实与那可贵理想的往返站,让我紧紧抓住那如同蝴蝶般在花朵中飞舞的理想,让我一大把,一大把地抓起那被时光风化的时间碎片,让我拼凑出我那值得挽留的童年,把它狠狠地,狠狠地塞入我那阴冷潮湿的封闭着丝毫不透风的口袋里,让我带着它继续向前,向前,奔赴我的理想。直到时间的尽头,知道时光把我和这被我浪费的时间一样化为乌有,化作那肉眼很难看到的尘埃,随风飘动,直至风儿把尘埃吹散。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给我一次机会,看清那智者饱经风霜的额头,看清那勇士血淋淋的伤口,让我解救被困在书中的人,让我与巫师做一次又一次的疯狂的大搏击,让那春特地为我讲那一个又一个绮丽故事。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对我的心来一次惊天动地的锤击,好让我弥补我犯下的滔天大罪。

“时间待我如旅人,我待时间如故人。

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请再一次原谅我。

再见,清澈的小河



苏苑实验小学   六(5)班   孙文杰

河,依旧汩汩地流着,可它早已不复当年的风采。

在我奶奶那一辈的小时候,河是很清澈的。它轻轻地流过一个个小村落,安详地看着两岸的小村落和一个个农忙的人们。那时的它是那么快乐,因为人们处处都离不开它。人们喝它的水,用它的水,老人是喝它的水长大的,小孩也是喝它的水长大的,从来没有人会污染它,一切都是那么安详,那么和谐。

十年过去了,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人们开始压榨它,在水中乱扔垃圾,再也不保护它,它心如刀割,可也只能默默地流泪,在心中哀叹:唉,孩子们停止污染吧。

二十年过去了,随着大量外来人员的涌入,人们变本加厉。污水,垃圾不停排入它的体内,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它,它,病倒了。它斜卧在病床上,流下了泪,叹道:“唉,人类……”

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过去了,我出生了。小河早已无可救药,人们终于注意到了它,一直默默无闻为人们服务的小河。人们开始整治它,救助它。人们请了一个专家,他看了一眼小河,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小河没救了。”在听到这句话后人们再也不管它了,在里面随意倒污水,每个人都这样想:反正小河没救了最后压榨一下又有什么对不起它的呢?

小河彻底绝望了,支撑他的最后一根精神支柱被人们的冷言冷语彻底碾碎,小河死了,它闭上了那双快乐与悔恨交织,失望与憎恨同行的眼睛。

从此,小河当中的水臭了,黑了,虽还流动着,可早已没了生命。人们咒骂着小河:“这条死河,一到夏天就成了蚊子的摇篮,还不如抽干了算了。“但是他们可知道是小河养育了他们,是小河给了他们一切的一切,是她们的恩将仇报才导致了现在的后果,他们知道吗?是的,他们不知道,他们心中贪婪的欲望压过了一切,他们肆意破坏着这一片早已被文明虐待过的天地。

唉,再见了,清澈的,小河。

版权所有:苏州市吴中区天堂鸟教育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1061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