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推荐阅读

行走无疆--异乡人的放逐 行走漳州(1)

日期:2015/6/12 10:24:22 人气:1484



【壹】 如心所愿


   这是一个异乡人的放逐,拎起背包,说走就走,在动车上辗转了十个小时,我反而眼清目亮。是的,当时间和空间拉开维度,神经末梢的细胞会格外敏感。我明白,我踏上了闽南金三角之一——漳州。

有猎猎西风在耳畔拂过,似郑和下西洋浩浩荡荡队伍在行进;风中仿佛糅杂着水仙花的暗香,这可爱的凌波仙子让我有片刻的恍惚,原想六月中旬去台湾走走,未料机缘安排我先至与台湾历史文化有极其渊源关系的福建漳州。说来也巧,就连上个月我见到仰慕已久的当代朦胧派诗人舒婷老师,也是出生于福建漳州,四个月后回鼓浪屿定居。
   当第一站先驶向长泰时,我被绿林婆娑墨蓝夜里的明亮星星所吸引,有多少时日已经没有见到它?巡回往复的旅程,长长短短的独处,我总是被异乡莫名的一个细节所感动——一朵花的问候,一阵风的呢喃,一颗星星的对视,总之,当我把行囊从背上卸下,而抓起相机行走在一个从来没有抵达过的地方时,我的感情变得异样深厚,心也变得格外柔软。

马洋溪的“激情漂”我没有去体验,我渴望的是一个人在古村古寨古树古庙旁静坐,去品读时光散落的痕迹,去寻找慢生活闲暇的心灵节奏——在山重村和后坊村我如心所愿。
   那是用鹅卵石垒成的房子,墙体色泽圆润,似五彩嵌入其中,道路是浑圆的石头铺就,似迷宫魅惑着一个异乡人。质朴、通达、圆润、取法自然、顺应天象⋯⋯这是1300多年前民居的智慧,它就地取材,冬暖夏凉,不积雨水,防虫防蛀,很适合南方潮湿多变的气候。得知它的名字“古厝”,我驻足良久。

   我坐在门槛上,回望幽深巷子里斑驳的时光暗影,依稀看到随“开漳圣王”陈元光南下入闽的中原部将薛武惠在山清水秀的山重村溜达,而他的后代子孙薛玉进因族姓纷争,逃到台湾,又因捕乌鱼获利家资渐富,自此薛氏在台湾人丁兴旺。我站立,古厝上瓦片层层垒叠,而飞檐翘角延伸了弧度美,向着天宇显示出庄严之态。石磨、石栏、石桥、石槽、石井⋯⋯浓郁的生活场景并没有随着时间剥蚀,灯笼仍红艳艳地挂着,对联也喜庆地贴着,据说“赛大猪祈丰年”的民俗活动也年年热热闹闹举办着。扛着农具的老汉走过,默无声息,妇人在院落里洒扫,古厝已少人居住,但生命之态却保存得鲜活丰满。它安详、宁静,有着无可比拟的体量,行走在交错复杂的迷宫中,仿佛我的灵魂也被无限拉长拉长⋯⋯
   出村,意外邂逅一座石佛塔,便觉得真是神灵的安排。在绿树葱茏的掩映中,它端坐映于碧天之间,塔并不高耸入云,却有着神秘、绵远的意蕴。塔身为碎石和红土夯成,塔顶端是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八面体石柱。在乡村山野气息的拂动下,我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了这简简单单的宋石佛塔,它注视着晨曦中踩着露水的村民,闻着浓郁的油菜花香,它也平和地凝视着我这个来自吴地的女子,你好——佛在心里说话,我也在心里回应。

   那个午后,艳阳高照。我忘记了炎热,这陌生之地似乎和你一下子有了相干之处,有了不可思议的熟悉感。驱车到后坊村,青山隐隐水迢迢的古典让我彻底放松。

溪水清流,菡萏花开,琴音悠远,茶香流转。朦胧间,这是江南文化的舒缓,还是闽南地域的佳境?是小桥流水晕成的文人画,还是经纬诗书编成的太极图?我在水墨烟云里飘曳而行,倏然有了在世外桃源遁世之感。龙人古琴文化村就坐落于此。那一把把凝着天地之音的古琴,与闲云相对,与溪水怅望。

   李白有诗,“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好吧,就让斫琴师谢建东,取仲尼式古琴,抚一曲《渔樵问答》,来稀释放逐时种种心灵幻象,来让澄净永驻,让明月朗照。



【贰】 土楼神韵


   云水谣,诗一样的名字在云水间缭绕。

   和爱情有关,和乡愁有关,和生命中追忆和寻找有关。那一处地方因张克辉创作、改编的电影而名为云水谣。于是它成了众多文艺青年流浪的向往之地。去那悠长的古栈道走一下,去和一大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合抱大榕树,去神奇土楼窥望族群居住的迹象⋯⋯困顿的心不再疲乏,惊喜一浪紧接一浪,沉醉在从未见过的物象里,生命跳脱出往日的庸俗,张扬起最自然绚烂的潇洒——也许这就是行走带给行走者的快乐。
   我几乎是飞奔着冲向那高大的榕树。长长的悬挂着的气根如胡子飘荡,上千条祈福的红绸带挂在树梢。我坐在水旁,任微风习习,品鉴独木成林的神奇,这棵千年古榕树恩泽一方,而榕树下一条踩磨光滑的鹅卵石道迢迢通向远方。曾经这里是长汀府通向漳州府的必经之路,古栈道上行走的人们是怎么的行色匆匆?怀揣着爱情,还是对家园的渴望?水流潺潺,从我的指缝中滑过,我是我,抑或不是我,我在一个云雾升腾一样的仙境里迷失了自己,本心渐渐浮出水面,我对自己说,是的,我也在天上飞。

最能与上苍对话的,我觉得莫过于南靖的圆寨土楼了。多环同心圆楼外高内低,楼中有楼,环环相套,圣洁的阳光洒入楼内,让居住在土楼的人觉得直视苍穹。
   当我在高耸入云的半山腰处,眺望南靖县书洋镇上坂寮村的一条狭长小山沟里的田螺坑土楼群,觉得这样的建筑群好生奇特。像地上长出的蘑菇,又像盘旋的飞碟。而深入不远处的裕昌楼,我被土楼大型的公共民居所震慑住了,这里有多少户人家?我不得知,但以鹅卵石铺成的八卦图分五格,代表“金木水火土”,则表示曾经有五姓族人共同出资,聚族居住。劈柴,打水,喝茶,浆洗,聊天,喂鸡⋯⋯儒家思想下大家族共同生活的理想在这里得到了真正的体现。婆婆在烈日下剥菜籽,慈祥地微笑着;女子在屋前泡着金线莲养生茶,邀请你喝一杯解解渴;母鸡在鹅卵石上闲逛,笋干、青梅、李子摊晒在一旁⋯⋯我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茶,俨然在这里居住已有时日,太阳的光线与土楼的暗红色心照不宣,而一根根看似东倒西歪的支柱经历无数次地震、风雨仍有惊无险。楼层上挤满灰尘的物件向我在袒露它的心迹,三楼、四楼住人,顶楼放棺材,我竟没有恐惧之心,在一盏盏红灯笼面前回眸,死生亦大矣。

   我知道,裕昌楼是南靖现存最古老的土楼,遥想元末明初,中原百姓大量南迁,客家民系、福佬民系与当地人民经济、文化互相交融也进入发展时期,《漳州府志》记载“漳州土堡,旧时尚少。惟巡检司及人烟辏集去处,设有土城。嘉靖辛酉年(即嘉靖四十年,1561年)以来,寇贼生发,民间团筑土围、土楼日众,沿海尤多”。 拍打着结实的土夯墙,我听到穿越历史的隐约的密语——窸窸窣窣衣袂的声音,抵御寇贼暗发剑弩的声音⋯⋯湛蓝天宇下,土楼巍然昂立,我不禁瞥到时间布满灰尘的肩膀,也碰触到了福建民居暗藏着时代汹涌的气势。


【壹】 如心所愿


这是一个异乡人的放逐,拎起背包,说走就走,在动车上辗转了十个小时,我反而眼清目亮。是的,当时间和空间拉开维度,神经末梢的细胞会格外敏感。我明白,我踏上了闽南金三角之一——漳州。

有猎猎西风在耳畔拂过,似郑和下西洋浩浩荡荡队伍在行进;风中仿佛糅杂着水仙花的暗香,这可爱的凌波仙子让我有片刻的恍惚,原想六月中旬去台湾走走,未料机缘安排我先至与台湾历史文化有极其渊源关系的福建漳州。说来也巧,就连上个月我见到仰慕已久的当代朦胧派诗人舒婷老师,也是出生于福建漳州,四个月后回鼓浪屿定居。
 当第一站先驶向长泰时,我被绿林婆娑墨蓝夜里的明亮星星所吸引,有多少时日已经没有见到它?巡回往复的旅程,长长短短的独处,我总是被异乡莫名的一个细节所感动——一朵花的问候,一阵风的呢喃,一颗星星的对视,总之,当我把行囊从背上卸下,而抓起相机行走在一个从来没有抵达过的地方时,我的感情变得异样深厚,心也变得格外柔软。

马洋溪的“激情漂”我没有去体验,我渴望的是一个人在古村古寨古树古庙旁静坐,去品读时光散落的痕迹,去寻找慢生活闲暇的心灵节奏——在山重村和后坊村我如心所愿。
 那是用鹅卵石垒成的房子,墙体色泽圆润,似五彩嵌入其中,道路是浑圆的石头铺就,似迷宫魅惑着一个异乡人。质朴、通达、圆润、取法自然、顺应天象⋯⋯这是1300多年前民居的智慧,它就地取材,冬暖夏凉,不积雨水,防虫防蛀,很适合南方潮湿多变的气候。得知它的名字“古厝”,我驻足良久。

我坐在门槛上,回望幽深巷子里斑驳的时光暗影,依稀看到随“开漳圣王”陈元光南下入闽的中原部将薛武惠在山清水秀的山重村溜达,而他的后代子孙薛玉进因族姓纷争,逃到台湾,又因捕乌鱼获利家资渐富,自此薛氏在台湾人丁兴旺。我站立,古厝上瓦片层层垒叠,而飞檐翘角延伸了弧度美,向着天宇显示出庄严之态。石磨、石栏、石桥、石槽、石井⋯⋯浓郁的生活场景并没有随着时间剥蚀,灯笼仍红艳艳地挂着,对联也喜庆地贴着,据说“赛大猪祈丰年”的民俗活动也年年热热闹闹举办着。扛着农具的老汉走过,默无声息,妇人在院落里洒扫,古厝已少人居住,但生命之态却保存得鲜活丰满。它安详、宁静,有着无可比拟的体量,行走在交错复杂的迷宫中,仿佛我的灵魂也被无限拉长拉长⋯⋯
 出村,意外邂逅一座石佛塔,便觉得真是神灵的安排。在绿树葱茏的掩映中,它端坐映于碧天之间,塔并不高耸入云,却有着神秘、绵远的意蕴。塔身为碎石和红土夯成,塔顶端是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八面体石柱。在乡村山野气息的拂动下,我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了这简简单单的宋石佛塔,它注视着晨曦中踩着露水的村民,闻着浓郁的油菜花香,它也平和地凝视着我这个来自吴地的女子,你好——佛在心里说话,我也在心里回应。

那个午后,艳阳高照。我忘记了炎热,这陌生之地似乎和你一下子有了相干之处,有了不可思议的熟悉感。驱车到后坊村,青山隐隐水迢迢的古典让我彻底放松。

溪水清流,菡萏花开,琴音悠远,茶香流转。朦胧间,这是江南文化的舒缓,还是闽南地域的佳境?是小桥流水晕成的文人画,还是经纬诗书编成的太极图?我在水墨烟云里飘曳而行,倏然有了在世外桃源遁世之感。龙人古琴文化村就坐落于此。那一把把凝着天地之音的古琴,与闲云相对,与溪水怅望。

李白有诗,“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好吧,就让斫琴师谢建东,取仲尼式古琴,抚一曲《渔樵问答》,来稀释放逐时种种心灵幻象,来让澄净永驻,让明月朗照。



【贰】 土楼神韵


云水谣,诗一样的名字在云水间缭绕。

和爱情有关,和乡愁有关,和生命中追忆和寻找有关。那一处地方因张克辉创作、改编的电影而名为云水谣。于是它成了众多文艺青年流浪的向往之地。去那悠长的古栈道走一下,去和一大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合抱大榕树,去神奇土楼窥望族群居住的迹象⋯⋯困顿的心不再疲乏,惊喜一浪紧接一浪,沉醉在从未见过的物象里,生命跳脱出往日的庸俗,张扬起最自然绚烂的潇洒——也许这就是行走带给行走者的快乐。
 我几乎是飞奔着冲向那高大的榕树。长长的悬挂着的气根如胡子飘荡,上千条祈福的红绸带挂在树梢。我坐在水旁,任微风习习,品鉴独木成林的神奇,这棵千年古榕树恩泽一方,而榕树下一条踩磨光滑的鹅卵石道迢迢通向远方。曾经这里是长汀府通向漳州府的必经之路,古栈道上行走的人们是怎么的行色匆匆?怀揣着爱情,还是对家园的渴望?水流潺潺,从我的指缝中滑过,我是我,抑或不是我,我在一个云雾升腾一样的仙境里迷失了自己,本心渐渐浮出水面,我对自己说,是的,我也在天上飞。

最能与上苍对话的,我觉得莫过于南靖的圆寨土楼了。多环同心圆楼外高内低,楼中有楼,环环相套,圣洁的阳光洒入楼内,让居住在土楼的人觉得直视苍穹。
 当我在高耸入云的半山腰处,眺望南靖县书洋镇上坂寮村的一条狭长小山沟里的田螺坑土楼群,觉得这样的建筑群好生奇特。像地上长出的蘑菇,又像盘旋的飞碟。而深入不远处的裕昌楼,我被土楼大型的公共民居所震慑住了,这里有多少户人家?我不得知,但以鹅卵石铺成的八卦图分五格,代表“金木水火土”,则表示曾经有五姓族人共同出资,聚族居住。劈柴,打水,喝茶,浆洗,聊天,喂鸡⋯⋯儒家思想下大家族共同生活的理想在这里得到了真正的体现。婆婆在烈日下剥菜籽,慈祥地微笑着;女子在屋前泡着金线莲养生茶,邀请你喝一杯解解渴;母鸡在鹅卵石上闲逛,笋干、青梅、李子摊晒在一旁⋯⋯我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茶,俨然在这里居住已有时日,太阳的光线与土楼的暗红色心照不宣,而一根根看似东倒西歪的支柱经历无数次地震、风雨仍有惊无险。楼层上挤满灰尘的物件向我在袒露它的心迹,三楼、四楼住人,顶楼放棺材,我竟没有恐惧之心,在一盏盏红灯笼面前回眸,死生亦大矣。

 我知道,裕昌楼是南靖现存最古老的土楼,遥想元末明初,中原百姓大量南迁,客家民系、福佬民系与当地人民经济、文化互相交融也进入发展时期,《漳州府志》记载“漳州土堡,旧时尚少。惟巡检司及人烟辏集去处,设有土城。嘉靖辛酉年(即嘉靖四十年,1561年)以来,寇贼生发,民间团筑土围、土楼日众,沿海尤多”。 拍打着结实的土夯墙,我听到穿越历史的隐约的密语——窸窸窣窣衣袂的声音,抵御寇贼暗发剑弩的声音⋯⋯湛蓝天宇下,土楼巍然昂立,我不禁瞥到时间布满灰尘的肩膀,也碰触到了福建民居暗藏着时代汹涌的气势。

版权所有:苏州市吴中区天堂鸟教育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1061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