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推荐阅读

行走无疆--道法自然 行走漳州(2)

日期:2015/6/14 10:13:50 人气:1109

【叁】 道法自然


漳浦县旧镇白沙村海边,风里漫漶着海洋的气息,咸咸的,腥腥的,有海洋生命蠕动、遨游的曼妙身姿掠影,也有渔民风吹日晒后黑红脸膛的坚韧剪影。我坐在获得“全国十佳农民”殊荣的渔民陈建坤电动车上,去看他的海鳗养殖基地。恰巧送来了鱼苗,陈建坤将一盆小海鳗小心翼翼地放进他的鳗池。据坤哥介绍,鳗池里还混养着泥蚶、花蛤、石斑鱼、黄鳍鲷和对虾。这些生物相互竞争,弱小的鱼虾被海鳗蚕食,形成了优胜劣汰的格局。看是惨烈,却符合自然竞争法则,正所谓“恰是羊群放进狼”。

  道法自然。我暗自吃惊,这个瘦削、说话铿锵的渔民深谙道家思想。

他带我眺望远方的古雷半岛,说这是他出海的必经之地,古雷半岛东面就是台湾海峡了。一衣带水,我真正体会到了这词的含义。不远处,七八个渔民在赤手抓蟹苗,他们戴着斗笠,弓着背,深深浅浅地海边淤泥里行进,极富动态美,海岸线苍茫,成了绝佳背景,我急忙摁下快门。而行走在岸堤上,野花朴素纯美,坤哥忽然跺了一下脚,貌似平静的泥面上顿时出现螃蟹、虫子等千奇百怪的动物四处游走、遽动,——哈,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独特的世界蕴藏了多少玄机!

中午吃坤嫂煎的黄鳍鲷,格外鲜美。嫂子说:“我们渔民的生活就是这样简简单单啦!”我说:“简单才是城市人最向往的。”我们不约而同都笑了。

 福建漳州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的地区之一,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使得漳州花木品种繁多。我随坤哥去了他堂弟的种植园,观赏到了罕见的树葡萄,这被称为树上的黑钻石,营养价值极高,堂弟憨厚质朴,摘了几颗成熟的树葡萄塞在我手上。
  而钜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培植的兰花仿佛一个个“巧笑倩兮”的美人体态婀娜,台商老总黄瑞宝看我对其中一盆情有独钟,临走时竟将名为紫罗兰的花赠送与我。意外,瞬即是一种感动。兰花是一种美好象征,孔子是兰花的景仰者,“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对兰花的品鉴,也成了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一章,如今“花开两岸合作双赢”的盛景也在漳浦全面铺开。

暮色四合,去天福茶博院喝茶。

漳州无一家不喝茶,无人不品茶。茶香幽幽,令尘埃散尽。我游走在茶博院汉亭、唐山、宋桥、元塘、明湖、清池之间,中国茶艺馆正在进行茶道表演,于是,安下心来,看纤纤细指营造出琴茶花香的唯美氛围。我也算得上是个茶文化爱好者,最美的景色莫过于在漳州科技职业学院,看翠绿茶园,满目生机,闻氤氲茶香四溢于天地之中,而抱着书本行走在校园的莘莘学子是茶文化的有力传播者,他们年轻的脸庞如茶叶舒展,是那般纯真、无尘。
 铁观音,清香雅韵,似古曲《阳关三叠》。

大红袍,有岩茶之巅的禅茶之韵,可来一曲《普庵咒》。

就这样,深坐,浅坐,无恼,无碍,在漳浦,把自个儿完全交付到茶的境界,即会沉入到梦中。人生本来如梦,那茶瓯牵引你在梦中神游,做梦中梦,见身外身,此等感觉还有哪里才能相仿?








作者简介:葛芳,1975年出生于江苏江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曾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在《花城》《钟山》《上海文学》《作品》《中篇小说选刊》等刊物发表小说。著有散文集《空庭》、《隐约江南》、中短篇小说集《纸飞机》。现居苏州。


版权所有:苏州市吴中区天堂鸟教育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1061171号